普通会员

深圳市奥纳科技有限公公司

贴片电容、安规电容、可调电容、钽电容、贴片电感(高频绕线电感、高频薄膜电感、...

产品分类
正文
网友临时集体约会多 专家提醒增强保护意识(图)

来源:本站原创  作者:admin  更新时间:2022-03-29  

  11月4日(周六),网民“花花开开开”在某论坛重庆社区发帖:“重庆,有人愿陪我从石桥铺走到沙坪坝吗?”跟帖者众。几天前,有人在网上邀约自杀,跟帖者也众。幸好,都是以规劝为主,调侃为辅,没有真跟着发疯的。否则,“自杀会”一旦兴起,将使各路人马谈之变色。

  概括“临时约会”的中心思想:以互联网、电话或各种聚会组织为载体,以某种共同兴趣为借口,为无数有想法的人穿针引线,以实现各式各样的目的——吃喝玩乐、吹拉弹唱、交心联谊乃至无事生非……

  于是,在重庆数以万千计的高楼里,数以十万计的大学生、网络写手、土白领、洋白领、原创音乐家、美食鉴赏人、饕餮之徒、驴行天下的大脚板等,借助网络或电话,从厚重的防盗门和铁栅栏窗框中探出头来,搭建起层出不穷的会友组织:换客会、吃友会、业主会、斗斗会、网球会、攀岩会、驴友会、钓友会……

  乱“会”渐欲迷人眼。不过,让传统人士妒忌而又不得不服气的是:如今的年轻人,包括部分人老心不老的中年人,以实际行动与“老死不相往来”说拜拜,也不像鲁迅笔下“躲进小楼成一统,管它春夏与秋冬”充伪白领——要让今天的重庆青年三月不闻人肉味,可能吗?人嘛,无论哪朝哪代,都需要交流与亲情,抚摸与体恤,谁能例外?

  于此,让我们将时间定格在11月4日这普通的一天,看看各色会友们在忙乎些啥?

  诗词会:热爱诗词者在网上以文会友甚至拜师学艺,互相点评、唱和,组织诗词讲座,开展诗词比赛。

  人物档案:杨琼芳,30岁,酉阳县友良宾馆服务员。性格开朗,喜欢诗词、绘画和刺绣,常出没于“歪诗门”和“天下文坛”等网上诗坛。

  杨琼芳爱诗,因此常常忍不住会写上一两首。可惜,周围没人与她同乐,所以她只好到网上“歪诗门”拜师找同门。

  “歪诗门”掌门人“鄱湖野人”每周末在一个语音聊天室里开讲座,门人可现场提问。课后,还有网上讲义供大家参详。

  杨琼芳的师傅叫“殊熠在天”,教了她不少“武艺”。前年冬,“鄱湖野人”带着“歪诗门”弟子参加“天下文坛”命题诗会,居然包揽了前三名。杨琼芳勇夺探花,获得一份特殊的奖品——一张张贴在论坛上的电子奖状。这让她兴奋不已,奔走相告。

  惊喜接二连三。不久,“天下文坛”总版主秋灵从美国给她寄来包裹:除奖状外,还有一个诗笔双绝的台湾网友将其获奖作品抄录后拍成的照片,以及一张美元贺岁币、一条杭州丝巾等。

  来而不往非礼也。杨琼芳回赠:父亲大人的书法作品、红玛瑙耳环。那副红玛瑙耳环,成为酉阳当地少见的出国邮品,让邮件员惊叹了大半天。

  师傅和上海师姐“小小”也给她寄过礼物。听说同门兄弟常有聚会,但杨琼芳因离得太远,痛失良机。

  手工会:女性为主,通常以手工论坛为集结地,各城市手工姐妹又组成小团体。发起人在网上公布自己的作品和制作方法,其他人依此制作,并在网上展示及互换作品。

  人物档案:李洁,25岁,广告设计专业毕业,渝中区某手工店上班,性格开朗,常出没于“生活文化馆”、“手做云城”等手工论坛。

  李洁爱手工,开始是因为职业使然。后来在网上发现更多手工项目,更是一发不可收拾。她尤其喜欢拼布,几近疯狂。

  去年国庆,全国网友发起“爱心串串串”活动,在“手做云城”论坛一起为两位新娘做礼物:每人做一小块绣品或拼布,绣上自己的名字或祝福,由发起人收集后,串成壁饰分别寄给两位新娘,祝福她和老公“串住两个人的一辈子”。

  收到礼物后,一位新娘将婚纱照传到网上供大家瞻仰,还详细汇报了她的新婚生活。

  论坛常组织大家同做一件东西交流经验或互赠礼物。她曾收到一个手工的小猪零钱包,现在已成为手机挂件。她回赠了一个自己做的娃娃。此后,她收过很多地方寄来的包裹:北京、上海、南京、天津、岳阳……

  久而久之,她喜欢上了收礼。当然,这种收礼与腐败无关。“喜欢那种来自远方的感觉。”

  外地姐妹常常见面,而李洁今年才找到“组织”:年初有人建了“重庆手工姐妹集合了”群,正在组织聚会。她期待着本月,能看看那些手工姐妹到底啥模样。

  换客会:通过易物网,以物换物,决不提钱。目前重庆换客已上万,年龄集中于20岁-35岁之间。换客交易以当面交易为主,同城交易比例在98%以上。买卖不成仁义在,不少换客在交易同时成了贴心“豆瓣”。

  人物档案:张益,网名“一换到底”,29岁,重庆星罗科技公司电脑工程师。为人耿直,厌恶铜臭,常出没于易趣网。

  临近午饭时间,在饥饿感快吞噬张益的前一秒种,他将男式剃胡刀“挂”在了易物网上。“冰好啤酒、烤好地瓜,欢迎大家来交个朋友、换些掌声、找点开心——除了钱,什么都换!”

  已所不欲,可施予人。他第一次上易物网,就用一瓶香水换得了一个网球拍。他一个大男人,既没老婆又没情人,擦得再香也不如打球出身臭汗来得爽快。

  换客的交易内容博大精深,除了月球清洁剂,什么都能换,如俯卧撑换啤酒,演说换地瓜等。张益曾与人交换过回忆:一名叫“金色童年”的换客抛出了“交换回忆”,并在贴子里写下儿时旋转陀螺的经历。这让张益想起小时候对变形金刚可望而不可及的辛酸。于是,在网上的时光回流中,他与“金色童年”达成了一笔纯精神交易。

  橡皮铅笔、汽车别墅,你到底想换什么?张益的回答很简单:一个好心情、一份真友谊。

  吃友会:一人独食太寂寞,大家“腐败”才欢乐。网上聚餐,AA买单,是吃遍重庆美食最实惠、最安逸的高招。

  人物档案:白艳杰,网名“宝贝”,25岁,新世纪商场营业员。从不进厨房,但嗜吃如命,以致身材快速变样。但她毫不在意,继续吃喝。

  这是江北一家餐馆。在她面前,已摆满了鱼香肉丝、灯影牛肉、水煮鱼片、清炖牛尾、回锅肉……还有,十来双欲火如焚的眼睛——当然不是对她,而是对满桌子菜。

  由于记者在场,大家勉强克制食欲,表现出绅士淑女风度。席间有位君子,还是笑称自己已松开皮带,只等大战。

  当干烧岩鲤端上来后,饕餮之徒伪装的风度荡然无存。在吞咽声与欢笑声中,菜品呈几何级下降。

  直到打出第一个饱嗝,白艳杰才不好意思地告诉记者,以前一个人吃饭,对饭基本没兴趣。参加各路吃友会后,饭量直达两碗,吃饭时还会多份佐料:笑料。饭钱都是AA制,每人最多几十块。

  吃友会由“风筝”发起。“风筝”是一名护士,在江北上班,单位附近租房住。由于一人不好做饭,于是在网上发帖,邀约陌生人组成AA制饭局。从此后,一帮好吃狗就隔三岔五杀馆子或自家搭伙。在吃吃喝喝中,大家结成了酒肉朋友。

  业主会:通过业主论坛组织同楼盘业主网上联盟,可相约外出踏青、斗地主、洽谈装修团购……一句话,为创建和谐小区而奋斗!

  人物档案:“深蓝”、“浩哥”,融侨半岛云满庭B区业主,天天出没于云满庭论坛。

  周末中午,“深蓝”与“浩哥”仍“磨”在南坪建玛特某品牌水槽处,软硬兼施地与女老板砍价。砍价理由,大到构建和谐社区,小到折算厂商毛利,说得女老板连连点头称是。终于在一小时后,水槽团购价在现价基础上打了七五折。

  砍价是体力与脑力活的结合,饥肠辘辘的俩人在乡村基对付了一顿。饭钱不报销。

  他俩既非同学也非同事,而是即将朝夕相处的邻居,结识于网上,深交于网下。由于广大邻居尚处装修阶段,他俩自高奋勇地为大伙谋福利,谈团购。

  如今,方太厨具、铝天花、瓷砖、滑门、实木门、开关甚至连装修费都搞定了。当然,跑腿是应该的,功劳是集体的。现在,成员们仍活跃在云满庭论坛上,天南海北地侃:大到与开发商沟通维权、小到谁家金毛生了三只崽崽……

  成员“北京夏天”是外地人,在重庆朋友不多,大部分来自论坛。“二天装修好了,你家串我家的,想起都安逸!”即使在论坛上,他也能吐出几句像模像样的重庆话了。

  逗逗会:搭车人出一定费用的油钱,让有车族顺路搭载。俩人“斗”在一起,实现共赢。

  人物档案:常英,28岁,重庆移动公司职员。爱睡觉,爱购物,是苏荷、爱上等酒吧的座上常客。

  这半天时间,算是她一星期搭客的补偿。平日从沙坪坝开到上清寺,她一路上下班要搭网友陈兵一截。

  常英买车,是因为那个又爱又恨的恶习——睡懒觉。可惜她又算不上富得流油,每月总是“月光”。于是她在网上发帖邀人同路,拨着算盘想要节省两三百块油钱。在她公司附近上班的陈兵还真上套了,每月给她一个不太顺耳的数字——二百五。

  双赢之余,常英又增加了新的烦恼:由于要送陈兵回家,下班后她想和朋友出去玩一会都不方便。来回折腾太累,所有娱乐都靠边站。“两人成了朋友了,但还不好说不搭了。万一出了事故,哪说得清楚?”

  还好,陈兵因工作时间调整不再搭车,常英才恢复自由身。现在,她已光荣退会。“万一搭到坏人,那不亏大了?”

  驴友会:通过网络,爱旅游的酷“驴”欢聚一堂,发表驴行感言及照片、讨论暴走路线、邀约选购户外用具……

  人物档案:江浩,27岁,重庆普天茂德科技公司制造工程师。曾立下游遍祖国大好河山的誓言,平日拼命工作,再猛请长假上路。

  最终敲定了已有5年“毛驴”经验的江浩。周六下午3点,他正在临江门一户外用品店挑选下次出行用的工具。“冬季不适合爬雪山,只能在气候适宜的地区行军。”他口气很老道。

  前段时间,他与一群驴友相约去了西藏南迦巴瓦峰。那是他第一次爬雪山,亲眼看到几个平常精神倍儿好的MM,提着重重的行李,爬得直掉眼泪。

  此时,大男子英雄主义都涌现在“公驴”身上了。他们背起所有行李,大伙手拉手一步步往上攀,任漫天风雪压得头抬不起来。“面临生死,友谊才能显现!”

  临时约会为何越来越热?我们应该以怎样的心态面对?本报就此专访了重庆师范大学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主任刘东刚,与市社会科学院应用心理学研究中心主任孙元明。

  刘东刚:现在绝大多数家庭都是独生子女,没有兄弟姐妹交流。他们上学时有学习压力,长大后才发现自己的空间太小。他们的父母可能还在上班,加上代沟的存在,很难很好地交流。

  现代年轻人是需要宣泄的一族,需要缓解压力,调整心态。在传统诉求得不到满足的情况下,各种时尚新玩法自然备受追捧。于是,他们走出自我封闭的圈子,通过各种临时约会找到一个发泄和交流的平台。

  孙元明:精神需求多元化,加上现代信息沟通较方便,必然会出现一些新的消费或娱乐方式。一声号令或一个邀请,有共同兴趣的人就可能招之即来。

  新方式也给大家带来新体验,如好玩刺激或彻底放松。大家聚在一起还有一个原因是人多力量大,如车友会,一辆车单枪匹马陷入困境可能无法自拔,几辆甚至几十辆车就可能战胜艰难险阻。聚在一起还能争取更大话语权,如团购,就比单独消费实惠得多。

  但对传统的家文化冲击比较大。这代人跟父母不很亲密,家的吸引力本来就不大。一些长期在外面参加各种约会的年轻人,家成了旅馆,社会责任感也越来越差。这会导致部分人不要孩子,使生育率下降。

  孙元明:传统的交往方式是以家族为单位的纵向交往方式,临时约会是一种横向交往方式,更适合年轻人,因为他们需要拓展交往对象,扩大社交面以积累资源。

  年轻时可以适当地放,上了一定年龄要收,特别是有了家庭和小孩后,年轻时积累的资源可以受用。这样,对传统的家庭和亲情不会带来多大影响。

  刘东刚:自己出去玩,把孩子丢给爷爷奶奶无异于犯罪。孩子需要和父母交流,大人必须给孩子做好榜样。如果不能承担做父母的责任,就不该要孩子。

  刘东刚:多个朋友多条路,多条信息多个机会。年轻人的一些压力和困难,有时不好跟父母和同事说。临时约会就不一样,说错了不怕得罪人,交往心态很放松。

  刘东刚:同学是长期交往对象,但一些话不好在同学面前表露,否则可能很快传遍同学圈。因此大多数人还是有所保留,不能完全放松。

  孙元明:30岁以上的人参加同学会,能满足大家的怀旧心理。而年轻人相聚,感觉就没这么强烈。此外,现在的同学会有些变味,有人借助同学会来扩大自己的生意平台,影响了同学会的原汁原味。因此,同学会不能代替临时约会。

  刘东刚:各种临时约会满足了年轻人的交往需要,但也出现了一些新情况:有人通过参会结识新人,取得信任后行骗;有人将其作为追求艳遇或“一夜情”的渠道。因此大家必须要有一定的自我保护意识。

  ·少女被网友卖至舞厅坐台 赤脚逃出魔窟求助民警(11/09 01:17)

  ·财政部八项工作解读工资改革限高稳中托低(人民网网友留言板)(11/08 01:12)

  圣诞节到了,想想没什么送给你的,又不打算给你太多,只有给你五千万:千万快乐!千万要健康!千万要平安!千万要知足!千万不要忘记我!

  不只这样的日子才会想起你,而是这样的日子才能正大光明地骚扰你,告诉你,圣诞要快乐!新年要快乐!天天都要快乐噢!

  奉上一颗祝福的心,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,愿幸福,如意,快乐,鲜花,一切美好的祝愿与你同在.圣诞快乐!

  看到你我会触电;看不到你我要充电;没有你我会断电。爱你是我职业,想你是我事业,抱你是我特长,吻你是我专业!水晶之恋祝你新年快乐

  如果上天让我许三个愿望,一是今生今世和你在一起;二是再生再世和你在一起;三是三生三世和你不再分离。水晶之恋祝你新年快乐

  当我狠下心扭头离去那一刻,你在我身后无助地哭泣,这痛楚让我明白我多么爱你。我转身抱住你:这猪不卖了。水晶之恋祝你新年快乐。

  风柔雨润好月圆,半岛铁盒伴身边,每日尽显开心颜!冬去春来似水如烟,劳碌人生需尽欢!听一曲轻歌,道一声平安!新年吉祥万事如愿

  传说薰衣草有四片叶子:第一片叶子是信仰,第二片叶子是希望,第三片叶子是爱情,第四片叶子是幸运。 送你一棵薰衣草,愿你新年快乐!